關於我自己

第一次

第一次參加校外舉辦的比賽,是小四時參加《兒童之友》的「我最敬愛的老師」寫作比賽,得獎者有三人,我是其中之一,文章給刊登於兒童之友內。

最喜歡的作家
我最喜歡的作家是亦舒。雖然我曾強逼自己去看其他作家的作品,但是,始終改變不了我喜歡看亦舒小說的事實。 我喜歡亦舒小說的風格及她說故事的方式,更重要的是,她所寫皆字字珠璣。她說得最多的話是:「人們愛的是一些人,與之結婚生子的卻是另外一些人。」

最深刻的對話
一雙戀人,男的變心,對女的說:「她比你更需要我。」女的說:「我能夠承受痛苦,並不等同我要去承受痛苦。」男的認為女的堅強 ,不需他照顧,於是他選擇去愛一個需要他照顧的人,這算理由麼?


如果有前生的話,相信我一定非常愛笑,否則今生的我不會那麼易哭和愛哭。小五那年,我因為代表我班參加演講比賽得不到獎,在放學的時候,一面哭一面回家。中三那年,因為練習表演,老師批評我唱歌空有技巧而缺乏感情,我哭了。我可以為了小事而哭,反而在父親去世時,在醫院、靈堂,甚至出殯,我都沒有哭過。可能因為當時年紀小,不懂事吧!我從不輕易於熟悉的人面前流淚,並不是自己堅強,而是覺得,在熟人面前哭,他們愈安慰,自己反而愈哭得厲害。在陌生人面前哭,他們才沒空去研究自己為何哭呢!

父親
若非父親的照片在提醒,我早已忘記他的樣子。他在世時留在家的時間不多。小學的數學習作簿有一課關於時間的,要填寫父親下班回家的時間。明知他永遠不會早於凌晨一時回家,我卻填上下午十二時 ○ 分。他不曾到我夢內,如果有機會,我倒想問他:為甚麼你永遠那麼晚才回家?

朋友
基本上我沒有朋友。我的朋友只是舊同學的代名詞而已。與她們並非常常見面,很多時想找她們聊天,或是不在家,或是很忙碌。

我深信朋友不需要經常見面,「朝見口、晚見面」的只是同學、同事和家人。我有一個同學,與她認識了接近十年,但我和她交談的時間,相信不多於數十小時,而我與她現在仍有來往。「君子之交淡如水」相信是永恆不變的定律。

玩 笑
初中時代的我,常常希望快點長大,老嫌自己不夠成熟;現在我卻渴望回去尋找我那失落了的童年。小孩子渴望長大,長大後卻希望回到童年去。母親慨嘆孩子年紀小,當孩子長大成人,母親卻懷念孩子的童真。

時間永遠跟我們開玩笑。

筆 名
初中時代投稿到《華僑日報》,用的是自己的名字,很有「明刀明槍」、「一人做事一人當」的感覺。直至去年才重新再投稿,那時才開始懂得「隱姓埋名」,但卻又不懂改一些很標緻的筆名,唯有給名字開刀,「恩」取心,「穎」取頁,合起來便是「心頁」。中學的中文老師一看便說:「心裏的一頁。」感覺上,「心頁」比「心扉」更適合自己。

關於自己的,彷彿已說了很多,但又感到仍有很多話未說。不喜歡寫作的人總會問:「哪有取之不竭的題材?」喜歡寫作的人便會答:「有,單是關於自己的事,便足夠說一輩子。」但願我也有寫不完的題材。

寫於 1996年3月, 寫作班的功課
Advertisements

About Eternity of words

在抒情和抗爭之間遊走。 曾獲香港青年文學獎小說獎,以筆名「心頁」創作新詩,作品散見於《香港文學 》、《秋螢詩刊》(復活號)、《詩++》及《聲韻詩刊》 等。 著有詩集《中女情懷總是詩》 及《抒情的抗爭》。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舊塗鴉.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