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詩資料彙編 (2000-2009)

>

對於大多數本地人, 無論他們是否閱讀文學作品, 一般都會把新詩這文體視為「異鄉人」, 沒必要的話「請勿打擾」。回想在中學會考的中國語文和中國文學課程中, 只有徐志摩的〈再別康橋〉和聞一多的〈死水〉和〈也許〉屬於這文類, 此後呢, 獲編進中學的中國語文課本的新詩彷彿寥寥可數


編者編輯本書以前已編了一本《香港文學新詩資料彙編(19222000)》, 這次續篇則記錄了2000 2009年這十年間香港新詩的資料。編者把不同的文藝期刊雜誌詩集等分類, 根據其創辦的先後次序排列, 並詳刊曾發表作品詩人的名字。最後一部分更記錄了不同年代活躍詩壇的詩人小傳, 本書可以說是研究本地新詩發展進程的一部重要工具書。 

由於本書並非新詩選集, 故並沒有收錄任何詩人的詩作, 唯編者在序中提出了一些論點, 為本地詩壇被詬病為「無經濟效益」的論調辯護。從這十年本港相繼相現多本文學或文藝雜誌和期刊可以看出, 本地並非沒有優秀的詩人, 欠缺的只是平台, 每當有新的文學雜誌或詩刊面世, 不難看到新生代詩人的出現, 而且當中有甚高的水平。雖然民辦的文學或文藝雜誌的壽命通常都很短, 詩刊更不用說, 可是, 這並沒有窒礙本地詩壇的發展, 反而有更多的年輕詩人發表作品, 其質量不比資深詩人遜色, 假以時日, 說不定會成為一股新動力吧。相信這與詩歌教育的推廣有著極大的關係。

筆者亦有幸被選為二千年代詩人, 能與多位詩壇前輩並列此書中, 實在非常榮幸。

封面


2010.12.31
Advertisements

About Eternity of words HK

在抒情和抗爭之間遊走。 曾獲香港青年文學獎小說獎,作品散見於《香港文學 》、《秋螢詩刊》(復活號)、《詩++》及《聲韻詩刊》 等。 著有詩集《中女情懷總是詩》 及《抒情的抗爭》。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新詩.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