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來的時候

前言:
寫這詩的時候, 好像很不經意就能把一些感覺記下, 詩裡所說的都是真事, 不過我甚少提起, 因為我覺得這些不是愉快的經歷, 而且亦牽涉到親人……

五月對我來說, 永遠有一個磨不掉的印記, 母親節、父親過身、自己生日的月份,直至過了那麼多年, 我還未完全放下。

我很想知道, 假若當年他真的把我送了給母親鄰床的夫婦, 現在的我會變成怎樣?

再來的時候

無法體會
如何搬進這狹小空間
如何打呵欠
如何伸展身驅
想起那天
一秒
一個按鈕
盛和衰都隨數千度的火爐消失了
同一幀照片
流落在若干年後的今天
流落在迥異的時空

(再來的時候
你會怎樣和我相認?)

曾經, 我很想知道
為何等不到你回來簽署學生手冊
每年的九月一日
學校看透了我們的孤寂; 直至 ──
那天母親給公共小巴輾傷了腿
你匆匆忙忙趕回家
和我上學去

曾經, 你和母親吵架
帶著我, 你不曉得應往哪裡去
然後
我們看電影
我們吃大排檔
很晚很晚
我們才回家……

(再來的時候
你會想起我是誰?)

這是無法變更的事實
曾經 我們如此親近我們總會對照兩次
你可過得富足麼 ?
我們並不知道, 然而
從你堅定的目光
我們相信
你已從外面的世界展開你的新生活

無法明暸
肉身如何抵抗數千度高溫、化成灰塵
身軀如何跟靈魂分割──

(據說,
當人離開世界, 靈魂抽離肉身, 體重就會減輕一點。)
曾經 我們習慣對照兩次
你永遠年青的容貌
永遠的那個微笑
永遠……

(就算你壯闊胸膛, 不敵天氣, 兩鬢斑白都可認得你)

2007.4.20 0105
刊於《成報》秋螢詩頁第33期 2007.5.6

Advertisements

About Eternity of words

在抒情和抗爭之間遊走。 曾獲香港青年文學獎小說獎,以筆名「心頁」創作新詩,作品散見於《香港文學 》、《秋螢詩刊》(復活號)、《詩++》及《聲韻詩刊》 等。 著有詩集《中女情懷總是詩》 及《抒情的抗爭》。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中女情懷總是詩 and tagged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2 Responses to 再來的時候

  1. >謝謝你連結敝blog rhetoricalpain.blogspot.com,惟它已被盜文兼騎劫若有需要,請連結tswtsw.blogspot.com

  2. Pingback: 再來的時候 | 白蓮達的心頁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