姨媽的後現代生活

>這是一套關於女性、很「許鞍華式」的電影。看這套戲前,並沒抱有甚麼期望,只是有點擔心導演的功力是否仍在。原來一切疑慮是不應該的。

電影以姨媽和姨甥寬寬在火車站「捉迷藏」開始,描寫姨媽這位戰後出生,有學識的中國女性 ── 她不甘心過平淡的生活,毅然和丈夫離婚,隻身從東北走到上海找尋自己的生活模式。戲裡的鄰居水太太、為女兒煩惱醫藥費的金永花、和外婆相依為命的飛飛,都跟姨媽有著很不一樣的人生和價值觀。片子裡姨甥寬寬是一個很重要的角色,是他的「現代」反襯出姨媽的「後現代」。

姨媽一直以知識份子自居,她雖然不屑水太太經常炫耀自己的幸福,卻又在落寞的時候找她聊天。姨媽善良,容易對人動同情心。萍水相逢碰上潘知常 (周潤發),姨媽曾有過一陣子的掙扎 – 帶潘返家又怕鄰居碰見招閒話,然後推說潘是表弟,又似乎為自己找到下台階。姨媽受潘的所謂君子行為和甜言蜜語感動,卻兩次被他騙去金錢。後來又因在樓梯摔倒而要進醫院。後來還是返回東北去生活。

片中有兩幕關於月亮這個意象的:

1) 姨媽在在醫院看到窗外的月亮很光但不圓滿,之後她就隨女兒回東北老家。
2) 寬寬因寒假再次到姨媽家暫住,晚上因睡不著,起床看到窗外那很光很大的月亮;跟姨媽的女兒暢談心事 ── 他喜歡的人不喜歡自己。

原來月亮所代表的象徵意義從來沒變 ── 或是思念家鄉, 或是想念喜歡的人 ── 不論你是現代抑或後現代……

片末令人感到唏噓的是:姨媽隨丈夫到市集去擺賣,她身後的小販的收音機傳來那段她曾和潘經一起唱的京曲,她啃著大餅,心裡別有一番滋味 ……

這電影很明顯拍給內地的觀眾的,很多情節根本不會在香港發生的。

不曉得這電影會否是導演的某些寫照呢?

Advertisements

About Eternity of words

在抒情和抗爭之間遊走。 曾獲香港青年文學獎小說獎,以筆名「心頁」創作新詩,作品散見於《香港文學 》、《秋螢詩刊》(復活號)、《詩++》及《聲韻詩刊》 等。 著有詩集《中女情懷總是詩》 及《抒情的抗爭》。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電影.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