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

>開放日
當年在母校的開放日當值, 至今原來已經二十年了….

相信大部分的校友都跟我一樣的心態: 在校肄業時總會抱怨學校有什麼不善之處, 很討厭學校等, 然, 離開學校後,在社會工作日子越久, 卻對母校有更深厚的感情。

八十歲, 並非人人可有的年紀, 對一所學校來說, 能夠經歷八十個寒暑更是難得, 故今年母校以一整年的活動慶祝八十週年。最觸目的活動當然是新校舍揭幕禮, 及緊隨其後一連兩天的開放日吧!

相對十年前的開放日, 今年似乎有更多學生參與 – 因為多了港島的姊妹校的學弟學妹。從學校大門已看到矗立在運動場旁邊的新校舍, 頂層的圓拱形窗戶和外牆的十字架說明了學校的宗教背景。甫進門內, 當值的老師和同學向來賓派發環保袋和場刊, 環保袋內更有介紹學校的光碟。一直沿著走了十五年的校道走, 往日在校的回憶禁不住湧上心頭……

坦白說, 參觀開放日還是其次, 和老師們聚舊卻是真的。穿梭於往日上課的課室和常經過的走廊, 總是有點點滴滴的回憶。

聚餐
對於八十週年聚餐, 我是十分期待的, 因為能夠匯聚所有已退休和在職的老師一同出席, 的確是個十分珍貴的機會。當晚聚餐的食物質素如何, 並不是我關心的首要因素; 儘管已退休的老師並不能一見面便叫出我的名字, 我也毫不介意, 看見他們身體還康健, 精神奕奕的模樣, 已是最大的欣慰。

雖然有些同學或許覺得餐費昂貴而選擇不出席, 我個人卻認為, 參加這次聚餐的意義是金錢買不來的!

與我同屆畢業的同學只有少數出席是次聚餐, 未能與他們聚頭確實有點可惜!

聚餐的尾聲, 司儀宣佈晚會結束並期待一百週年校慶來臨。然而,我相信, 九十週年將在轉瞬間到來!

Advertisements

About Eternity of words

在抒情和抗爭之間遊走。 曾獲香港青年文學獎小說獎,以筆名「心頁」創作新詩,作品散見於《香港文學 》、《秋螢詩刊》(復活號)、《詩++》及《聲韻詩刊》 等。 著有詩集《中女情懷總是詩》 及《抒情的抗爭》。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生活. Bookmark the permalink.

One Response to 八十

  1. 小堅 says:

    >你真厲害,教書還有時間寫日記, 我已不勝負荷了!原來你也去了聚餐, 早一點發現, 或許大家可以見個面。^^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