褪色的回憶

像脫掉不稱身的衣服般忘記怎樣游離去年
我學習用陌生人的角度重新認識自己
在原應哀悼的場合我抽離得無法傷感
旁人卻無法辯駁一天的痛哭能否換取一輩子的祝福

流落在寒暖交替的一月
灰雨裡的濠江是個被遺棄的孤子
要把一生的眼淚都哭乾
乍看燈柱寂寥地輕撫結疤的傷口

如果把褪色的回憶遺留在春季無風的夜空
可否從日誌翻看未來的藍圖 ?

一次忘了計劃日程的旅遊
沿途花香叫球鞋遺忘於熟悉的國度
倚靠星光在四月的夜空喃喃細數

如果把褪色的回憶畫上去年中秋的月亮
從七彩的肥皂泡能否察看城市的哀傷 ?

遲來的冷鋒錯失十二月的列車
悄然棲息橫巷每個角落

喧鬧誤踏人潮擁擠的大街
節日借寒意麻醉離別的哀愁
璀璨的燈飾無法照耀相擁的戀人

在二十度和零度之間
有酒精殘留體內的餘溫

如果褪色的回憶是冬日午後的太陽
可否從洗滌的衣裳扭出歲月的悠長 ?

2002.10.12 至 2003.2.20 初稿
2004.1.4 重新整理

刊於 《秋螢詩刊》 復活號第八期 2004.2.15

Advertisements

About Eternity of words HK

在抒情和抗爭之間遊走。 曾獲香港青年文學獎小說獎,作品散見於《香港文學 》、《秋螢詩刊》(復活號)、《詩++》及《聲韻詩刊》 等。 著有詩集《中女情懷總是詩》 及《抒情的抗爭》。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新詩 and tagged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