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 相送

她無聲無息地略過一分一秒, 敏捷得旁人無法掌握她的蹤跡, 她甘心擔綱隱形使者的位份, 樂於穿梭於虛和實之間, 冷眼觀看尋覓她蹤影的路人。當她得知大家尋尋覓覓但撲空, 只會牽牽嘴角, 然後又拂著她鮮紅的衣袖, 揚長而去。

曾經有一個夏天, 天氣酷得連一口氣把凍檸檬水喝光都略嫌緩慢, 整天在外頭給太陽照和大雨淋, 難得有一碗例湯已謝天謝地。那些等待命運之神來臨的日子, 思緒完全埋葬在空氣調節的公共圖書館裡去, 一邊看小說, 一邊把自己代入為年輕獨立的主角。

曾經渴望, 執一枝廉價的原子筆, 一疊四百格的原稿紙, 切切實實就可以撐起一個天空, 原來……

那個無星的西頁夜空, 坐在飄搖的小舢舨上, 看著流動的湖水, 水裡的小魚游弋,而我卻無法為自己勾出一個未來, 望向遠處零碎閃爍的燈光, 彷彿能夠帶來一絲希望。

多年以後, 她的身驅敏捷不再, 令人不禁想起遲暮美人落力展示最後一分姿色的神態。她沒有想過, 一分加上一分會變成一年、兩年、五年, 然後十年廿年就這樣匆匆流走……

那篇未完成的小說, 那首未填好的歌詞, 和那些早已封塵的獎杯一樣, 原來無聲無息地陪伴了得獎者三千六百五十個日子。

一些考試場景的片段, 一些早已離世的故人, 一段褪色的感情, 一份似曾相識的感覺, 一幕幕浮現腦海。原來生命中的某些角落, 除了給人喘息的時間外, 還可儲存一點一滴生命細碎的痕跡。偶爾翻閱一下, 令人乍驚乍喜。

沒有人知道她到哪裡去, 或許她早已到了一個無人知曉的國度, 抱住已經蒼老的容顏, 度過餘生。她或會為自己過去的傲慢和涼薄而後悔, 但知道內情的人並不會因此而對她同情, 因為曾經有千千萬萬的人為她而前仆後繼…… 而她卻置之不理。

十八, 令人想起無醜婦, 想起浪漫的花樣年華, 我卻平淡地度過, 然而, 對於那些點滴, 我仍能一笑置之。

我相信, 和許許多多的人一樣, 我願能 「十八相送」。

2003.6.6 凌晨

Advertisements

About Eternity of words

在抒情和抗爭之間遊走。 曾獲香港青年文學獎小說獎,以筆名「心頁」創作新詩,作品散見於《香港文學 》、《秋螢詩刊》(復活號)、《詩++》及《聲韻詩刊》 等。 著有詩集《中女情懷總是詩》 及《抒情的抗爭》。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文藝.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