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軌

出軌
1
        早上八時半, 在旺角地鐵站往中環方向的月台上, 人們正在等候列車有人爭取時間閱報, 有人聽耳筒機月台上不停播放著錄音聲帶: 由於車務調道關係, 往中環方向列車將會延遲到站, 不便之處, 敬請原諒Owing to the need ……」
        人們對中英對照的對白似乎早已習慣, 有些人站得累了, 爽性坐在月台中央的凳上等候。
        趁列車尚未到月台, 珊從手袋裡取出鏡子端詳一番: 一雙頑皮的眼袋, 老是跟珊鬥氣。「許是昨夜睡得晚了。」她想她取出梳, 把方才被風吹亂了的頭髮梳理好, 然後放回手袋裡, 呆呆地等候一個孕婦坐在她的身旁, 珊目不轉睛地看著孕婦圓鼓鼓的肚子。「是女的麼 ?珊禁不住問。「你怎麼曉得 ?孕婦感到詫異。「是母親告訴我的。」孕婦滿意地笑了珊的嘴角微微地牽動了一下
        這時, 月台上的職員透過廣播向人們宣佈: 由於前往中環方向的列車發生故障, 列車服務將會暫停, 請乘客轉乘其他交通工具As there is ……」八時五十分, 大部分乘客離開月台, 準備趕乘其他交通工具, 小部分人仍在月台上等候, 需要職員勸告才離開。
         珊楞在那裡還有兩個月, 她會和輝結婚她仍記得輝向她求婚時的情形: 那個晚上, 輝約她到一間情調較好的餐廳吃飯, 他倆點了上好的菜式, 餐桌中央的洋燭照亮了珊的臉輝不語, 珊猜到他有話要跟她說忽然, 有人走到珊的身旁, 用小提琴拉了一曲珊看著輝, 只見他從西裝袋裡掏出戒指, 把盒打開, 放到她的眼前然後, 輕輕的說了一句:我們結婚好嗎 ?珊流淚了輝立刻走到她的身旁, 為她拭去淚水珊用哽咽的聲音說:。」輝聽得她答應, 即時鬆了一口氣
不需上班麼 ?那個孕婦的聲音再次響起。「……」珊猶豫了一會, 想不出一個答案, 只好用微笑代替說話。「我只是問問而已。」語畢, 挺起大肚子慢慢站起來, 拿起手袋, 向扶手電梯的方向走去, 珊仍坐在那裡, 她想不起為什麼會答應嫁給輝
當月台上的大鐘在912之間形成一個九十度角時, 珊站起來, 朝電梯的方向走去
我站在對面的月台上默默目送她的背影消失……


2
珊足足花了個多小時才回到公司, 地鐵服務暫停, 她被逼轉乘小巴身旁的同事紛紛議論地鐵出軌的原因, A 說車廂與車廂之間連接的掛鉤鬆脫了, 才令地鐵出軌
出軌 ?珊的腦海浮現這個詞語她一向以為地鐵是快捷無誤, 一如廣告所標榜的這個早上, 也不得不對地鐵這個名詞重新給它下一個定義
鈴 ——突如其來的電話聲響把她從沉思中喚醒
余小姐……聽筒的另一端傳來裝修師傅的聲音有等珊回話, 他已急不及待滔滔不絕地講述他怎樣花時間和精神為珊的房子裝修, 就像搖電話到電台節目傾訴心事的聽眾, 沒有讓節目主持人說話的意圖一樣房子裝修的初期, 珊還很耐心地聆聽他的話, 後來, 珊漸漸發覺, 他的話不外是他怎樣勞心, 房子經過他的悉心打理後, 如何出眾云云珊把聽筒挪開一點, 任由他繼續發表偉論
最近不見張先生上來呢 ?珊冷不防他這一問, 馬上把聽筒貼近耳朵。「他…… 最近比較忙…… 沒有時間去看房子……她明明知道無需要對這個不太相熟的陌生人講出真相, 但是, 她不想隱瞞, 至少, 她不想欺騙自己。「我只是問問吧 拜拜。」聽筒傳來長長的咚……聲, 珊連忙放下聽筒
好不容易到了午餐時候, 珊和同事在附近的飯館用膳同事們天南地北的胡扯, 她跟他們有一句沒一句的談著, 他們笑, 她也陪著笑
飯後, 排山倒海的工作令她沒時間胡思亂想整個下午電話響個不停, 珊感到她的嘴巴在不停地開合, 從聲帶發出一些無實質意義的聲音她忘了自己答了多少個電話, 回覆了多少封信, 她只曉得她必須趕快把工作於下班前完成
下午五時三十分, 珊把桌子上的文件都放進抽屜, 然後, 和同事們說了一聲再見, 便頭也不回的離開公司


3
        傍晚時分, 當天空還沒有黑透之際, 我在行人疏落的街道上走著想起今天裝修師傅的話, 我才發覺一個陌生人比我還要了解輝他有多久沒有到新屋了? 前天跟他通電話時, 他說最近忙著公司改組的事, 這個星期也沒時間陪我是的, 埋首工作也是應該的
         新屋位於這區一幢新建成的住宅大廈內, 和周遭的破舊樓宇形成強烈的對比起初選擇這這區是因為這區的房子比較廉宜剛才經過一些未休息的店舖, 看見店主和夥計圍在桌子吃飯, 那種介乎賓主和朋友之間的關係, 在現今社會中似乎再難找到
        抬頭看見一隻白底啡紋的小貓蹲在舊樓宇的簷篷間牠彷彿也在看著我, 透過啡黃色的眼珠, 映出牠自身的孤獨無依倘若牠是人家的寵物, 為什麼牠的主人捨得讓牠流連街上? 忽然, 牠躍身而下, 飛奔到我的腳前, 不用考慮牠的來歷, 屈身把牠抱起, 我決定帶牠到新屋去
        走到街角, 拐了一個彎, 終於來到新屋的樓下大廈高六層, 沒有升降機新屋在四樓, 我沿著梯級慢慢地走小貓忽然跳到地上, 自己爬樓梯我彷彿聽見另一個人以相同的步伐跟隨我, 但當我回轉身時, 卻甚麼也看不見我不願深究是否有人, 小貓依然跟從我, 不徐不疾地往上爬
        終於來到門口, 我掏出鑰匙準備開門只是數天沒有開過這道門, 我竟有生疏的感覺, 需要重新適應開鎖的方法, 我把門打開淺黃色的牆壁令眼睛十分舒適, 這是我的主意, 輝隨我喜歡怎樣便怎樣設計
        坐在沙發上, 四週打量這所房子, 沙發、茶几、燈飾、飯桌, 幾乎所有傢俬都是輝陪我一起選購的眼前這張茶几, 是我倆從尖沙咀走到銅鑼灣才找到它我把臉湊近它, 茶色玻璃反映了我的臉: 我看見自己滿臉狐疑把手往茶几一抹, 盡是灰塵到底婚後我和輝會過些甚麼生活呢? 我竭力去想, 但想不到甚麼
        近來不少朋友都關心地問, 是否需要他們幫忙籌備婚禮他們如此愛護我 , 令我十分感動我不怪輝沒有時間到新屋看裝修工程, 只是, 我隱約感到他似乎有些事隱瞞我, 而我又說不出是甚麼


4
那是一個舊生聚會那年, 我和貞剛分開貞是我中學時認識的女子, 她有一雙懂得說話的眼睛同學們都懷疑貞為什麼會和我一起我個子不高, 沒有俊朗的外貌, 他們甚至取笑我連說話也像女孩子般溫柔
貞和我一起三年, 之後, 他和一個比我富有、俊朗的男子結婚
那次我給他們拉了去, 並碰上珊
比珊漂亮的女子有很多, 她並不是那種叫人一看見便喜歡的女子
那個晚上, 同學們硬要我喝酒, 說那才是成年男子的表現他們打賭我最多也不過喝一杯而已, 我本來不想理睬他們, 但卻不甘被他們看扁結果, 我把整支白蘭地喝光, 迷醉之間, 我聽到一把溫柔的聲音關心地問 : 你怎麼了?
我已忘了那晚我怎樣回家的翌日, 我醒來時, 頭痛得快要裂開, 母親進來告訴我: 有個女孩子來了。」那是珊
然後, 我和珊便走在一起以後, 每當我和朋友喝酒時, 我的腦海便會立刻浮現那幕
我曾問珊為什麼喜歡我, 她毫不猶豫地回答 : 那是不能解釋的。」如果她問我相同的問題, 我會答  : 那是因為你平凡。」

5

凌晨二時半, 其他人都睡得香甜, 只有輝仍在工作, 珊從廚房端來兩碗熱騰騰的糖水
趁熱吃呀。」她自己吃了一口
想不到你會弄紅荳沙。」他一口氣吃了半碗, 差點給嗆住了, 立時滿臉通紅
看你那麼急 , 要慢慢吃呀 !她取了毛巾為他抹汗
我要趕快吃 , 然後盡快工作。」
有甚麼需要我幫忙 ?
你很累了, 快點去睡吧。」
不, 我要看著你工作。」
那麼要是累我話才睡吧 !
 輝繼續全神貫注地把手稿寫了又改、改了又寫珊則伏在茶几上目不轉睛地看著他他那雙炯炯有神的雙目綻放出奪目的光芒, 和當年那個傻小子完全不可相提並論 ; 他那板直的身子正好顯出他那種生生不息的動力和堅執, 這是她欣賞他的地方
他仍在不斷地寫、寫、寫, 她的眼皮漸重, 睡著了不知到了甚麼時候, 他的背部酸得要命, 伸一伸腰身, 看到她已睡著, 他拿來一張毛氈, 蓋在她身上
多年以後, 她相信他不會忘記, 翌晨, 她比他早起, 發覺身上的毛氈, 他則伏在桌上睡著, 她把毛氈蓋在他身上


6
今天好像過得特別慢, 連電話也比平日少了許多平日總有些人搖電話來, 問一些無意義的問題 ; 今天沒有這些電話, 我卻想那些人搖電話來, 好讓我充塞一些時間
好不容易才捱到中午, 匆匆吃過午飯, 在附近的精品店逛逛, 或許會有些新發現
走進一爿店子內, 看見貨架上陳列了各種擺設我隨意挑了一個音樂盒, 把它打開, 竟然奏著結婚進行曲望見它使我想起那款有一個跳芭蕾舞的女子的音樂盒, 把盒子打開後, 女子沿著盒子的四週跳舞, 把盒子合上, 女子便藏身盒內
我曾於不同的精品店裡打聽這款音樂盒的下落, 可是, 我得到的答案是 : 這款音樂盒已斷了貨, 相信要到舊貨攤才可找得著。」我總相信, 我有機會可以找到這款音樂盒子
回到公司繼續下午的工作, 忙管忙, 只是我的心, 仍在想那個跳芭蕾舞的女子


7
自那次舊生會後, 輝頭一次和烈見面
前一陣子輝工作的公司經歷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多個部門的主管紛紛請辭, 形成部門青黃不接, 經過一輪招聘, 多個空缺總算填滿, 唯獨輝那個部門的空缺則仍未有人補上
那是一個熱得發慌的下午, 輝從電話機中聽到秘書的聲音, 她告訴輝有人前來參加面試然後有人敲門, 當門被打開, 輝和他打個照面, 立時呆住了
多年不見, 仍是老樣子。」他說
你也是。」輝回答
相信我們很快便可以完成面試, 對麼 ?
多年不見, 你還是這麼自信。」輝說
正式的面試畢竟是必須的, 只是, 像烈那樣的人材, 任何僱主也不願意隨便放走, 輝也是這麼想
歡迎你。」
往後的日子, 輝的同事都說 : 只要有烈的地方便有歡樂或許正是像烈那樣的開朗、自信和健談的人才能擔當這份工作
輝的女同事們不只一次告訴輝她們想接近烈, 輝也常常向烈提起, 他更鼓勵烈追求她們, 而烈每次只是聳聳肩, 似乎不把輝的話放在心上反正烈的感情生活跟工作沒有絲毫的干係, 輝只欣賞他的幹勁和魄力


8
今天, 珊下班後立即回家
走進地鐵站, 人龍如往常一樣長購票、入閘, 乘扶手電梯到月台她趁著列車尚未到站, 走到月台中央的凳去, 坐下等候
月台的兩端各有一條路軌, 它們平躺著, 儼如一組平行線, 永遠沒有相遇的機會; 列車在兩軌朝相反的方向行駛上下班時間, 有人幾乎下不了車, 有人卻千方百計擠上車平日, 珊很討厭那些擠上車的人, 但今天她覺得這也並非甚麼大不了的事情
頃刻間, 列車駛到月台, 她跟其他下班的人一樣步入車廂
珊喜歡乘地鐵, 因為它在地下行走, 完全不受地面交通影響, 快捷且絕無誤點, 可是她不喜歡面對其他冷冰冰的乘客尤其當大家坐在座位上互相審視對方的一舉一動, 對方的坐姿和小動作完全映入眼簾; 其他冷冰冰的面孔, 有的往報紙或書本裡鑽, 有的索性合上雙眼, 在面上掛著 請勿打擾四字; 在微微的顫動間, 互不相識的人, 共同渡過了某段時間
請小心車門, Please keep clear of the door。」
下一站係 xxx , next station is xxx。」
不久之前, 這些對白由駕駛員唸的, 但是, 駕駛員也許會精神不足或聲線不清於是, 即場演出變成錄音播放也許是習慣了即場欣賞的關係, 聽錄音聲帶總感到有點不自然
也許會習慣的。」珊這樣想
珊跟其他乘客一樣, 在這軌道上朝著她要到的方向, 準備在她要到的車站下車
9
這晚輝接近八時才離開公司, 烈也準備起行
去喝點東西好嗎?
輝想不起任何推辭的理由, 他倆一塊走
烈帶他到一間酒吧, 酒吧外牆沒有招牌, 只在門上貼上營業時間, 輝相信只有相熟的顧客, 才曉得到這裡光顧
推門進去, 輝找不到一位女士, 他看看烈, 烈作了一個不置可否的表情
酒吧雖然小, 但仍在中央騰出空間作小舞池音樂響起, 不少情侶雙雙走到舞池起舞 : 有的擁著腰, 有的熊抱, 有的親吻 ; 一切來得自然
這陣子忙得很, 連和珊見面的機會也沒有。」
她沒有怪你麼?
不, 她很體諒我的, 她知道我要工作。」
Hello, nice to see you。」一個外國人在烈的臉頰上吻了一下, 輝冷不防烈會毫不顧忌的隨那外國人吻他
他們是這樣的。」
你……
我也是。」烈沒有隱藏的意思
是何時開始的 ?
我自己也不知道, 我只知道我喜歡這樣的生活方式…… 我永遠忘不了他 ……烈的聲音放軟, 似是在回憶一位故人
他倆一邊傾談, 一邊斟酒, 離開酒吧時, 已是深宵烈扶著醉醺醺的輝回去……


10
在地鐵車廂中, 人們和自談天說地……
相信這晚我有機會見到珊吧。」
當然。」
她一定很漂亮。」
不,
那你怎麼會喜歡她 ?
我不知道, 總之我愛她。」
我很羨慕她, 因為她有你。」
輝不想再說下去, 許是過了下班人潮高峰期, 這班列車的乘客比較疏落
列車到站, 二人先後離開車廂, 輝故意走前幾步, 烈跟在後面, 二人沒有交談
我正在屋裡等待輝回來我們會在兩個月後結婚, 他想我搬進來跟他生活, 好讓大家早點適應, 我認為沒有這個需要, 但我也沒有反對接近九時, 怎麼他還未回來 ?
鈴…… 門鐘響, 一定是輝, 我走過去把門打開, 果然是輝, 還有……
他是 ——
這是烈, 這是珊。」想不到烈是這樣的
輝經常跟我說起你呢, 你們是中學同學, 對嗎?
是的, 輝也經常讚你賢慧呢。」
我和烈今晚要趕工作, 應要通宵的了。」
那麼我去做咖啡吧。」
方才烈進來時目不轉晴地看著我, 我覺得他看我的眼神有點古怪, 但是, 我說不出是怎樣的一種感覺
她很漂亮, 怪不得你對她那麼著迷 !
請你不要再說了 ! 方才你看她的眼神那麼兇, 會把她嚇著的。」
我要告訴她 !
不可以, 你知道後果會有多嚴重 ?
我從廚房捧著兩杯香濃的咖啡, 輝和烈把文件攤在桌子上見我出來, 連忙騰出空位, 讓我放低杯子
你們要吃點甚麼 ?
不用了。」輝答
你呢 ?輝瞟了烈一眼
不用了, 謝謝你。」
那麼你們慢慢做吧我回房休息。」我不想妨礙他們工作
你為什麼不讓她外出 ?
我不想屋中只有我跟和你, 我讓你回家, 就是要你見見珊我跟你是不可能的 !
不可能 ? 你竟然忘記了那晚我跟你……
那只是我喝醉了我已忘了那晚的事。」
那只是你的藉口吧 ? 酒醉也有三分醒的 。」
我不和你爭論 ! 我要和珊結婚, 你休想我離開她 !
你儘管否應吧 !
我聽見輝和烈的聲音, 但是我聽不清楚他倆到底在說些甚麼或許在談公事吧 ! 我覺得很疲倦, 竟不知不覺睡著了 ……
我作了一些奇怪的夢, 夢中全是一些零碎的片段:
我看見婚禮, 新郎是輝, 新娘的臉孔很模糊我探頭想看看新娘的樣子, 只見她回頭她竟是烈 !
我看見自己在森林中, 那裡很黑, 我聽到很多聲音找不著輝, 我想大叫, 但我的喉嚨像是有東西卡住了, 令我無法作聲; 我跑到不同的方向, 全是死胡同好不容易找到一條出路, 卻發覺那是一條通往懸崖的路……
翌日, 我被這些怪夢嚇醒我從鏡子中看見自己不停地流汗!
11
小時候, 我最愛和鄰居玩結婚遊戲, 把媽媽心愛的絲巾蓋在頭上當作頭紗, 讓扮新郎的鄰居為我掀起後來, 鄰居搬走, 沒有人跟我玩這個遊戲; 而我, 漸漸長大成人
少女時代, 身邊的朋友總能吸引一些異性對她們展開追求, 我卻等待幸福前來敲門, 可笑的是, 這扇門永遠是那麼寧靜; 我開始懷疑, 一個女性的外貌會否成為她尋求幸福的指標 ?
少女時代, 是如此孤單的度過我是一隻醜小鴨 —— 一隻永遠不會變成天鵝的醜小鴨
成年的我渴望成為真正的新娘, 我曾於夢中窺見自己的婚禮我披上婚紗, 慢慢步入教堂, 和新郎在上帝的面前表示自己對婚姻的忠貞, 然後交換戒指可是, 我看不清楚新郎的樣子
我曾經以為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子, 輝向我求婚, 我毫不猶豫便答應還有數星期我便和輝結婚, 我們已經一起生活, 一切應成定局但我竟感到不安原以為他會跟我分擔他的一切, 現在我卻覺得大家朝著不同的方向走
近來我常常做夢, 夢中發覺自己被人跟蹤, 但當我回頭的時候, 又看不見有甚麼人
這天輝要留在公司工作, 很晚才會回家我不想悶在家中等他, 於是到購物區的商店逛逛
我走到一爿精品店去, 看看能否找到有跳芭蕾舞女子的音樂盒我告訴店員我的要求, 她說要從外國訂購, 並且要等供應商回覆是否有貨才能作實我管不了那麼多, 這是我尋找多年的東西, 無論怎樣艱難我也要找到放下訂金, 留下聯絡電話因恐怕店員會把貨品賣給別人, 她或許會覺得我很傻, 只因那不過是一個音樂盒吧
離開那店子, 我隨意的在服裝店皮帶店試衣服和鞋子進出這些店舖的時候, 我感到我彷彿被人監視, 是誰? 我回頭去看時, 卻甚麼也看不見


12
明天我便和輝結婚了, 朋友們說要跟我渡過單身的最後一天我們大夥兒相約到卡拉 OK 去
接近下班的時候, 精品店的店員通知我, 那個音樂盒已經到了店中, 想不到等了那麼久, 我終於可以擁有它了!
從店員手中接過音樂盒的一刻, 是興奮的打開音樂盒, 清脆悅耳的音樂傳到耳中, 女子的美妙舞姿令我捨不得把盒合上但我總不成經常拿著它於是 , 我只好乖乖的把它放進袋裡
離開店子, 我趕到卡拉 OK 去有人已經急不及待開始自顧自的唱起歌來, 其他人吃的吃, 喝的喝……
為了營造氣氛, 他們故意挑一些和結婚有關的歌曲, 說要唱給我聽
唱其他歌也是可以的, 不一定要遷就我。」
好 ! 我唱這首歌吧。」一位友人喊著他選了《禁色》, 大家都靜心聆聽
窗邊雨水    拚命地侵擾安睡……
無須惶恐    我在受驚中淌淚    別怕! 愛本是無罪……
這首歌跟其他情歌有點不同, 一時之間我又說不上有何不同
三個多小時就這樣的過去……
會完畢, 各人回家去
凌晨時分, 地鐵站內只有少數夜歸人, 我走到那冷清清的月台
等了大約十分鐘, 列車方才到站, 走進車廂, 隨意找個座位坐下, 我禁不住取出音樂盒, 把它打開, 欣賞女子的優美舞姿
列車好像知道我捨不得時間就此流逝, 它比平常走得慢一點
忽然, 列車向前剎掣, 我料不到會有這一刻, 手中的音樂盒脫了手, 跌在地上糟! 我連忙把它拾起來, 不好了 ! 盒內的鏡子出現一條裂痕, 鏡子分成兩半; 女子的一條腿折斷了 ! 她再也不能翩翩起舞……


13
珊拖著疲倦的身體, 沿著樓梯拾級而上今夜, 她的腳步特別沉重; 明天她便把未來交到輝的手上
二樓 —— 為什麼這樓梯忽然變長了 ? 是因為她太疲累麼 ? 三樓、四樓、五樓…… 想起一缸泡泡浴, 她又振作了一下, 咬緊牙關繼續走上去
終於到家了, 輝應該已經睡著她輕輕地開門和關門
可以休息了。」她想
她緩緩地走進睡房, 床上的輝似乎睡得很甜, 他的右手搭在床的另一端, 她把視線移到他的右手不 ! 是誰佔據了她往日躺著的位置 ? 是她! 不! 是他 —— 烈 ? 烈的臉容很安詳珊很想叫, 但是她的喉嚨彷彿給甚麼東西卡住, 作不了聲
她沒有把他倆喚醒, 在這一刻她竟像大海裡的一隻小艇; 她不能泊岸, 也不能駛向前方; 唯有隨風漂浮……
走出客廳, 凝視這間房子, 她想不到一個理由叫自己留下她提起手袋, 打開大門, 回望, 關上門, 沿著方才上來的樓梯, 慢慢滑下去……


14
下午六時半, 在中環地鐵站往荃灣方向的月台上, 人們正在等候列車下班的人們乘扶手電梯到達月台, 他們懂得爭取時間走到有利位置上車一如平常, 珊坐在月台的凳上等候
一個中年婦人坐在她的身旁, 珊沒有理會, 她征征地看著月台上的路軌
小姐, 怎麼又是你 ?中年婦人對珊說
你是誰 ?珊一時想不起
記得那次地鐵出軌嗎 ? 我也是坐在你的身旁的呢。」
你是…… 那孕婦小孩子呢 ?
…… 她…… 心漏症, 一星期便夭折了。」
不好意思。」珊後悔問了這個問題
不要緊。」
列車駛到月台 ——
你不乘車麼 ?中年婦人關心地問珊
下一班吧, 我想多坐一會。」
好吧, 再見。」中年婦人趕忙走到月台的另一端, 車門在她進入車廂後即時關上, 她和珊揮手道別
珊目送列車離開月台, 臉上滑下兩行新鮮的淚……
(全文完)
一九九七年十月二十五日
本小說獲第廿五屆青年文學獎高級組小說季軍
Advertisements

About Eternity of words

在抒情和抗爭之間遊走。 曾獲香港青年文學獎小說獎,以筆名「心頁」創作新詩,作品散見於《香港文學 》、《秋螢詩刊》(復活號)、《詩++》及《聲韻詩刊》 等。 著有詩集《中女情懷總是詩》 及《抒情的抗爭》。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小說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